印尼扣船 禁令生效 使館介入 印尼放寬禁令 中國航運公司致謝函 相關閱讀:印尼的出口禁令
航運是貿易的衍生品,而貿易與進出口政策息息相關。印尼原礦出口禁令引發的一系列事件,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0

印尼扣船

1月8日,航運界網獨家獲悉,近日,中國多家航運公司運營的船舶被印尼當局扣留,在裝貨完畢的情況下無法離港。據了解,被滯留的船舶多達20余艘,據估計損失已達100萬美元。隨著時間推移,航運公司損失可能會達上千萬美元。

據上海而立船舶管理有限公司的陳杜松先生向航運界網透露,該公司有一條6萬2千載重噸的散貨船AERIKO輪,于2013年12月21日到達印度尼西亞的蘇拉威西島開始裝運鎳礦,由于印尼政府出臺相關政策,規定在2014年1月12日施行禁止原礦的出口,AERIKO輪原計劃于禁令施行前離港,但現在遇到了無法正常辦理離港手續和因此所導致的船舶長期滯留的困境。

據陳杜松先生向航運界網透露,在印尼,同時同一裝點由中國船東營運的JINCHENG輪被扣留12天(中遠香港公司運營)、HEYUAN輪被扣留10天、HAIYANGZHIXIN 輪被扣留9天、BAO RESOURCE 扣留5天,ROYAL OCEAN 輪也在附近裝點,都遇到了相似的局面。其中所有船舶被扣留船舶早已完成裝貨作業,并且在依法繳納關稅和按正常程序辦理離港手續的情況下,遲遲無法取得離港證,目前船舶一直滯留在裝港錨地,且原因不明。

現被滯留船舶的船東已經全力與當局溝通,但印尼當地海事局對于中國航運公司合理的離港要求不予理睬。去年5月份時,印尼也有類似情況發生,有些船舶滯留錨地長達5到6個月。現在離2014年1月12日的最后合法離港時間越來越近,而且一旦過了這個時間點,想要離港勢必會變得更加困難。陳杜松先生表示,這不但使本來就處于 “寒冬”中的航運業的中國船東經營上雪上加霜,而且還由于裝港錨地地處偏僻,供給補養極其困難,船上大量中國籍船員的財產和生命安全也同樣面臨著嚴重威脅。

航運界網為此采訪了一位專門從事中印鎳礦貿易的業內人士。該人士稱,此類情況已不是第一次出現。就是在去年5月時,其操作的一條5萬噸級船舶在尚未裝載完畢時即被印尼海關責令停止作業。更有甚者,2012年有很多中國經營的5萬噸級船舶僅僅裝載了不到1萬噸貨物就被喊停。此次事件只不過是重蹈覆轍。面對該如何解決此類問題時,上述業內人士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給貨主和礦山施壓。“印尼就是小費社會”他在電話中說道。

據航運界網了解,印尼是世界上重要的鎳礦石、燃料煤和精煉錫出口國。根據將于2014年1月12日生效的礦產出口禁令,礦業公司必須在出口之前對礦石進行加工。而印尼國內業界對此禁令一直持有不同態度,要求將允許精礦石出口延續到2017年。但此項提議未被印尼國會批準。近年來,因印尼礦石出口政策而引發的貿易與航運糾紛比比皆是。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10月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訪問印尼期間,和印尼總統蘇西洛在雅加達共同出席中國-印尼商務午餐會,并見證中印尼兩國企業家簽署逾200億美元的投資合作協議,投資合作涉及煤炭、紙漿、鎳鐵、交通運輸等領域。前述業內人士告訴航運界網,印尼一直以來想要對原礦進行本土加工所需的廠房、設備等資金投入基本來源于中國的投資。
“但是工廠并非一天就能建成,而目前印尼國內的電力供應也不足以支撐加工礦石所需。”該業內人士說。

據該業內人士介紹,印尼官方并不一定以政策實施后才對船舶進行處罰。“他們隨便找個理由就能扣船,法律意識總體比較淡薄。”

另據關注此事態的航運業內人士表示,印尼既然出了禁令,印尼碼頭就不應該允許貨物裝船,既然裝船了,印尼就不應該不給開航。如果違法也是印尼發貨人,和船公司和貿易商沒有關系。

但也有其他業內人士對航運界網表示,印尼礦主一直沒有法律概念,總想用“其他辦法”搞定,所以出礦一直處在不合法的狀態。據稱,以前交10萬美金便可以離港,此事件后估計至少需要20萬美金。當前,印尼政府“下定決心整治”,遭殃的卻是廣大中國航運公司。

陳杜松先生認為,既然印尼政府允許裝貨,并讓發貨人到海關交稅,則交了稅就意味著出口手續齊全,也就理所應當地允許船舶離港。

還有從事中印貿易的業內人士表示,“據印尼礦產和煤炭調查小組調查,由于很多礦山違反印尼國內的相關規定,在2013年12月24日至2013年12月28期間,于東南蘇拉威西島礦產的違規活動十分猖獗,為了更好地控制和制止這種操作,印尼航海交通部很可能不會簽發開航許可。而解決辦法,只能是需要發貨人去與印尼政府協調。”



航運界網獨家原創出品,版權所有,歡迎轉載。但任何轉載、使用、引用、復制本文全部或者部分文字和/或圖表均需注明來源。

使館介入

航運界網/王海
 
航運界網1月10日消息,自1月8日晚間航運界網獨家披露印尼當局扣留中國近20艘貨船致使中國航運公司遭受嚴重損失一事(詳見本網報道《印尼扣留20余艘中國貨船 或因礦山生產不合法》//www.wekbh.icu/news_detail.php?nid=11388)后,新華社、搜狐、網易、騰訊、鳳凰網、21世紀經濟報道等媒體都給予了轉載和跟蹤報道,引起廣泛關注。 
 
目前,我大使館已與當事中國航運公司取得了聯系。10日,本網獨家獲悉,我駐印尼使館于9日正式發函給印尼外交部,表達對此事的關切,希望印尼政府盡快予以妥善處理并要求保證船員與船舶的安全。
 
函件中稱,“大部分涉事中國貨船被扣時已完成裝貨,且計劃于2014年1月12日印尼礦石出口禁令實施之前離港,但未能獲得離港證。”據本網此前報道,此事件或與印尼國內部分礦山未取得合法的開采及貿易手續有關。
 
該函件還一并抄送至印尼交通部、印尼能源和礦產部、印尼貿易部和印尼東南蘇拉威西省政府。
 
據了解,事件發生后,當事中國航運公司一直在與發貨人和貿易商等相關方面進行積極協調,在我大使館和中國有關部門的關切和幫助下,截止航運界網發稿前,“JINCHENG”輪、“HEYUAN”輪、
“HAIYANGZHIXIN” 輪、“BAO RESOURCE”輪和“SUNNY HORIZON”輪均已順利離港。此外,其他貨船也正在辦理離港手續。
 
 
 
航運界網獨家原創,版權所有,歡迎轉載。但任何轉載、使用、引用、復制、截取本文全部或者部分文字和/或圖片,均需注明來源“航運界網”。

中國航運公司致謝函

禁令生效

香港一码中特资料大全 www.wekbh.icu 新華網雅加達1月12日電(記者周檬)備受爭議的印度尼西亞原礦出口禁令12日生效。官方稱,考慮到國內經濟發展和各方需求,將針對禁令出臺更多細則。

印尼官員表示,這一禁令通過將更多礦產加工環節限制在印尼境內以增加礦產品出口附加值,并提供更多就業崗位。

印尼2009年出臺新礦業法,規定自2014年1月12日起禁止出口原礦,原礦必須在本地進行冶煉或精煉后方可出口。前不久,政府相關部門和國會就此舉行專題會議。有官員會后表示,印尼或將出臺效力較弱的“政府條例”放松這一禁令,例如在2017年前允許除鋁土礦和鎳礦之外的礦產品經本地加工達到一定純度后出口。

礦企對禁令普遍持反對態度。在印尼設廠的兩家美國礦企曾警告稱,如果禁令正式實施,兩家公司將被迫裁減數千員工。

印尼放寬禁令

  國際在線消息:據聯合早報電,因原礦石出口禁令遭到國內外礦業人士的強烈反對,印度尼西亞總統蘇西洛12日在禁令實施的一小時前放寬條例,宣布66家礦業公司不受禁令影響。

  當地媒體報道稱,由于美國的自由港麥克默倫和紐蒙特等礦業公司向印尼政府保證,將在2017年前建造冶煉廠,因此獲準繼續出口礦石。蘇西洛表示,只要各企業能夠履行承諾,自由港和國內數以千計的礦業公司都可繼續出口。

  據一名資深政府官員透露,印尼政府將在不久后宣布新條例的細節,在新條例下政府將禁止鎳和礬土的出口,但允許企業繼續出口銅、鉛、鋅、鐵礦和錳精礦。此外,未來三年印尼政府還將對礦石征收出口稅,稅額將逐年增加。

香港一码中特资料大全

相關閱讀:印尼的出口禁令

一個國家從威權轉向民主時,隨之增加的腐敗是該轉型未被充分認識的遺憾一面。前政權鎮壓工具的瓦解讓路給了加劇的政治競爭、擴大的政治獻金需求、法律缺席和利用國家權力向企業榨取競選資金的政治家。類似情形看來正在印度尼西亞上演,而這種現象正蔓延到全球金屬市場。

  印尼是個族群眾多的大型群島國家。1998年蘇哈托政權崩潰時,該國開始向民主轉型,可以理解伴隨著加強本地自主的追求。蘇哈托領導的中央政權、其政治機器——專業集團黨(Golkar)和軍隊已被削弱。15年后,該國仍面臨著治理問題。

  印尼得天獨厚地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包括銅、鎳、鋁土礦和其他金屬。2009年,印尼通過了采礦法,規定了20%的出口稅以及于2012年起生效的礦石出口禁令。稅收規定已生效實施,但是出口禁令隨后被推遲到2014年。今年早些時候,印尼政府頒布法規,強迫礦主提高國內增加值或終端產品價值的本地投入。隨著目標日期的臨近,鮮有礦主對加工設施進行投資,該國面臨出口的崩潰。這種可能令全球金屬市場不安。印尼政府再次面臨一場廢除上述法律的瘋狂游說活動。對于癡迷政治經濟學的人,這場演練令人著迷。但對于我們其他人,這是個爛攤子。

  兩個分裂已經出現:一個分裂在鎳和鋁土礦礦主(他們出口國內增加值不高的礦石)與銅礦生產商(他們的出口附有較高的國內加工度)之間。另一個分裂在大型跨國公司和本土小礦主之間。大型跨國公司不同于本土小生產者在于:他們可能不歡迎采礦法,但是他們有足夠的金融和技術資源以符合法律規定。例如,俄羅斯鋁業聯合公司(Rusal)和俄羅斯諾里爾斯克鎳公司(Norilsk Nickel)已表示愿意對冶煉廠設施進行高達40億美元的投資。另一方面,比之本土小型礦主,大型跨國公司與地方政治的利害關系更少。

  近年來,印尼實行的采礦制度要求辦理許可證才能出口礦石。(2013年8月,為了應對該國擴大的經常賬戶赤字,此要求被暫停)。對于鎳和鋁土礦,近期增加的大部分產出由本土小礦主驅動,用于出口中國。誰對該產業有最終監管權尚無定論,地方官員已經頒發了采礦許可證。地方政客需要自身的競選資金,而許可證對于被許可人是有價值的。在調查的175個國家中,印尼在透明國際最新的清廉指數中排名第114位(與埃及同列)。其結果是小生產者激增、環境破壞加劇和走私泛濫。

  就鋁土礦和鎳,中國報告的進口數額遠遠超出印尼記錄的出口額數額。出口稅率為20%,這意味著財政部大量的收入損失。牛津政策管理(一家私人顧問機構)估計,單就鎳和鋁土礦業,2012年逃稅造成的損失為5.27億美元,或是特許權使用費和土地租金收入的三分之一以上。這是個不小的差額。

  選礦,或者說礦主從事下游加工活動的要求,可能會也可能不會產生經濟效益。問題的關鍵是新的下游加工活動的相對效率。但不管正確與否,印尼政府似乎致力于該項目。由于無法滿足選礦要求,本土小生產者反對這一動議并要求出口禁令推遲或終止。銅業企業也反對該項法律,但是基于不同的理由:新的規定與他們的“承攬合同”(CoW)條款相抵觸。而該爭議已經為利用國際政策舉措來鞏固國內改革創造了一個機會。

  在全球范圍內,特別是在美國和歐盟,采礦業正被采掘業透明度行動計劃(EITI)和反腐敗法律加大的執行力度所改變。印尼已開始了加入EITI的過程,但還沒有被EITI委員會所認證。大型跨國公司銅生產商紐蒙特礦業公司(Newmont)和美國自由港邁克墨倫銅金礦公司(Freeport)——幾乎占印尼產出的全部——是EITI的利益相關者,就如嘉能可國際(Glencore)和巴西淡水河谷公司(Vale)一樣。中國鋁業公司和俄羅斯鋁業聯合公司不是EITI的利益相關者,但是受香港信息披露規則管轄,因為它們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僅有俄羅斯諾里爾斯克鎳公司游離于任何嚴格監管審查之外。(該公司的美國存托憑證[ADR]在紐約交易,但是這些交易不像上市公司一樣受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規定的管轄。)

  股票上市很重要,因為上市也使得公司受反腐敗法規的監管,如美國的反海外腐敗法(FCPA)和其他地方類似的立法。舉例來說,加納石油業出現一個涉及在美注冊的公司的腐敗案時,加納當局能夠向美國司法部尋求調查幫助。反海外腐敗法推動了美國司法部的合作。

  這些情況促成了一個政策綱要。首先,印尼應當完成加入EITI的過程,因為這樣做是走上正軌。其次,它應該推遲出口禁令,視同意投資工廠設施的企業而定并加入EITI,最好是接受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成員國某個市場的金融法律的監管。印尼正在努力加強自身治理,在財政部內部為采礦業建立專業的稅收團隊。但是,建設本國能力的同時,它應該適當地依靠外部力量進行反腐敗工作,就象加納那般謀求美國司法部的幫助。第三,印尼應該將銅礦排除在外,因為它們已經在國內進行加工。這可以通過設置選礦閥值得以實現,其標準與本地加工的當前水平相一致。借著銅礦出口禁令取消的可能性,政府和生產商可以在承攬合同條款下協商可接受的稅收。

  最終的結果將不利于鋁土礦和鎳的本土小生產者而利于大型跨國公司,即便如果任何本土生產者都能滿足這些要求而這一結果也被接受。這樣做的目的在于對最佳實踐的維護,而不是歧視。這樣的政策可能帶來更大的透明度和稅務合規,以及更好的安全性和環保績效。

  通常情況下,偏好大型外國企業而不是本土新生力量的政策不會受東道國政府的歡迎。對大型跨國公司政策傾斜的原因不在于它們是天使而本土小生產者是魔鬼(雖然美國自由港邁克墨倫銅金礦公司,作為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企業支持者之一,必須是圣潔的?。?,而是在于就透明度和信息披露,大型跨國公司比其本土競爭者,受到更多更有效的監管,而且對于牽扯地方政治,它們在法律上和信譽上會損失更多。印尼政府可以通過受制于經合組織某個市場的監督管轄來加強這一方面。矛盾的是,跨國公司的大規模不僅就環境和安全問題可以促進最佳實踐,而且也會使自己成為當地的頂級企業。


作者為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來源:財新網

聯系電話:021-36568558 傳真:021-36568558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上海市虹口區溧陽路1174號二樓

Copyright ?2008-2012 www.wekbh.icu 滬ICP備09040032號